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烟台房产
  • >
  • 山东女博士留美归来,拒绝给弟弟买房,父亲举起斧头,大骂白眼狼
烟台房产

山东女博士留美归来,拒绝给弟弟买房,父亲举起斧头,大骂白眼狼

2021-12-02来源:烟台房产网山东女博士留美归来,拒绝给弟弟买房,父亲举起斧头,大骂白眼狼

那天,30岁的山东女博士赵庆香,又一次收到父亲的电话。

电话里,父亲开口就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到家?3000美金准备好了没有,你弟的房子马上就要订下了。赶快……”

她张了张嘴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搪塞了几句:“慢了,我还在想要办法。”

一个月后,赵庆香和丈夫从美国返回中国,先去了婆婆家,看了许久没见的孩子。

之后,返回她的山东老家,给父母1000美金,弟弟600美金。

看上去,距离父亲要求的3000,几乎相差一半。

父亲拿着钱,很不满意:

“为什么给公婆那么多钱?却给我们这么较少?辛辛苦苦饲你有什么用?在美国不回去了?我还能靠谁?你弟弟的媳妇嫁给不上了,这辈子完了!”

那天下午,父亲拿着斧头,走进了女儿和女婿的房间,手起刀落,两个无辜的年轻人,就此殒命。


悲剧背后,寒窗读书二十多年的女博士赵庆香,和丈夫魏斌含冤辞世。

彼时,她在美国刚入职一家全球500强公司,年薪50万人民币,丈夫年薪25万。正要相接儿子过去一家人。

却没想到,这一切幸福,居然被亲生父亲给毁了。

法庭上,父亲赵玉令依然毫无悔意,大声说道:

“我养了一个白眼狼,她该S,我不愧疚!”


(女博士赵庆香的父亲赵玉令在法庭上)

都说道,虎毒不食子。

可是,为什么父亲会如此狠心和残暴?这是一个什么家庭?

山东女博士赵庆香,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?


赵庆香,1972年出生于在山东省招远市的一个偏僻小村庄里。

70年代的小村庄,男尊女卑、重男轻女的这个小村里比比皆是,赵庆香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。

她出生后,当村里人给父亲赵玉令道喜时,他直言不讳地说:

“生女儿,踩着金砖上炕也不高兴;生儿子,拖着棍子要饭也快乐!”

想要儿子的心,表露出。所以,他们很快怀二胎,生了一个儿子,乐得他整天合不上嘴。在父亲显然,他终于有后了,有了传宗接代的人。

没弟弟时,母亲对赵庆香照顾还算数周到,有了弟弟后,母亲显然顾不上哭泣的赵庆香。

母亲忽视,父亲压根不喜欢她。从来都得不到回应的她,渐渐不再表达自己的感觉,将自己的内心堵塞起来。

正是这些经历,造成她性格内向,不爱说话,凡事都秘藏在心里,很少和别人述说。

和她一起在美国留学的同学曾经发文表示,“赵庆香的性情比较内向温柔。”

然而,父亲没有高兴多久,就找到宝贝儿子患上了癫痫病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作。

从此,父亲赵玉令开始担忧,这孩子以后能无法娶上媳妇呢?

赵庆香长大上学后,因为内向,不怎么爱人交际,一门心思都用在自学上。

她很听得老师的话,记住了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捷径。


(赵庆香读书时)

她天资聪颖,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,每次拿着奖状回来,都给父母长脸了,尤其是很威仪的父亲,也不会给她个笑脸。

赵玉令因为唯一的儿子有病,在村子里总觉得矮人一头。如今女儿能替他挽救点面子,他心里是高兴的。

所以,尽管他不讨厌女孩子花钱读书,赵庆香读书他也不拦阻着。

赵庆香渴求获得父亲的关怀,于是更加努力学习。由此渐渐形成了亲近型人格,怕别人不讨厌,从来不敢拒绝。

升高中后,一个月的伙食费要二三十块钱,还不算住宿费,普通的农民家庭,供一个高中生非常吃力。

村里人知道他家女儿考取了高中,都很讨厌,将来就等着吃“皇粮”吧。

赵玉令虚荣心强,好面子,架不住别人的讥讽,原本还有想供她读书的点子。

此时,他一咬牙一跺脚,接着供女儿读高中。


读书越多,赵庆香越明白,父母什么也帮不了她,想走进小村庄,只能靠自己。

1990年7月,赵庆香以出色的成绩,被985名校,天津市南开大学化学系入学。

消息一出来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她是村里第一个考取名牌大学的女孩。

乡亲们讨厌的目光,让父亲赵玉令走路都有点漂,他快乐啊,虽然儿子有病,但女儿是真给自己长脸啊!

他高兴归高兴,还是保持父亲的威仪,没展现出出对女儿的爱。

那时候,大学生包在分配,考取大学就有工作了,相等末端上了铁饭碗,一辈子吃穿不必恨了。

18岁的赵庆香第一次走出大山,来到天津,这是她第一次一个到这么远的地方,也是她第一次走出城市。

城市里的一切,对她来说都是那么新鲜那么稀奇,她开心又激动,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无尽的期待。

然而,18岁的赵庆香到了大学,过得并不精彩。

尽管那时读大学,国家有补贴,学费和住宿费一年加起来一般四五百块钱,生活费一年最少要1000多块钱。

这些钱,对只靠种地可供她读书的父母来说,简直是天文数字。

善良的赵庆香,心里压力也很大。当她听说大学只要成绩好可以拿奖学金时,还可以申请助学金,她就以定了目标,一定要获得奖学金。

整个大学期间,别的同学没课的时候约着出去看电影、逛。她要么去图书馆整天学习,要么就扎进实验室不出来。


二年级以后,她开始做家教、勤工俭学赚钱。赚到的钱,她自己忘了花上,攒下来都会寄往家里。

大学四年,她年年拿奖学金。整个四年,她不是在学习的路上,就是在打零工的路上。

在父母眼里,她是一个懂事能赚钱、有出息的孩子。

只是,她从来不说,为了获得父母的夸奖与表彰,她代价了多少。

就像所有懂事的女孩那样,凡事都人忍受,一个人扛。

她不说道,父母也不问女儿对自己未来的规划,而她也不告诉父母对她有着怎样的期待。

缺少沟通,让她和父母之间已经有了隔阂,他们都没有察觉到。

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危机,从来不是忽然,都是有迹可循的。


大学校园里,赵庆香的特立独行,引起了同学魏斌的注意。

魏斌家庭条件良好,是天津本地人。当他了解赵庆香的家庭后,对她解脱怜爱之心,也没有嫌弃她困难,赵庆香慢慢拒绝接受了魏斌。

魏斌行事有主见,性格内向有些温柔的赵庆香,自此有了依靠。

情投意合的两个人,有着共同的志向,大四的时候,两个人都要求考研。

此时,赵庆香的父母,却满心欢喜,盼望着即将毕业的赵庆香赶快工作,挣钱养家。

何况,她弟弟已经长大成人了,该娶媳妇了,家里没有这笔钱呢。

当获知赵庆香还要继续考研读研后,父亲第一个跳跃出来反对:“一个女孩子,大学毕业有一份工作已经很好了,为什么还要读书呢?”

此时,看完世界的赵庆香,她的人生目标,已经不仅仅是满足于读个好大学、有个、成婚生子。

她没有听得父亲的话,她按照自己的点子,报考了研究生。

父亲赵玉令对她擅自作出考研的决定非常恼怒。但这次父女交锋,以赵玉令的告终而完结。

或许从这次开始,他对女儿有了不满。他觉得女儿不忠,不为父母考虑,家里还有一个有病的弟弟没有媳妇呢!


那年,赵庆香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本校研究生。魏斌同样也考上了本校研究生。

1997年,赵庆香硕士毕业时,因为成绩优异,她获得了去美国求学的全额奖学金。

  • 热点信息
  • 资讯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