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
  • 首页
  • >
  • 市场观察
  • >
  • 山东农村女孩,博士毕业年薪50万,因没钱给弟弟买房,被父亲害死
市场观察

山东农村女孩,博士毕业年薪50万,因没钱给弟弟买房,被父亲害死

2021-12-02来源:烟台房产网山东农村女孩,博士毕业年薪50万,因没钱给弟弟买房,被父亲害死

天,30岁的山东女博士赵庆香,又一次收到父亲的电话。

电话里,父亲开口就说:“你什么时候到家?3000美金准备好了没有,你弟的房子马上就要定下了。赶快……”

她张了张嘴,不告诉该说什么,不能搪塞了几句:“快了,我还在想要办法。”

一个月后,赵庆香和丈夫从美国返回中国,先去了婆婆家,看了许久没见的孩子。

之后,返回她的山东老家,给父母1000美金,弟弟600美金。

看上去,距离父亲拒绝的3000,几乎差距一半。

美金

父亲拿着钱,很不失望:

“为什么给公婆那么多钱?却给我们这么较少?辛辛苦苦养你有什么用?在美国不回来了?我还能靠谁?你弟弟的媳妇娶不上了,这辈子完了!”

那天下午,父亲拿着斧头,走进了女儿和女婿的房间,手起刀落,两个无辜的年轻人,就此惨死。


悲剧背后,寒窗苦读二十多年的女博士赵庆香,和丈夫魏斌含冤离世。

彼时,她在美国刚入职一家全球500强劲公司,年薪50万人民币,丈夫年薪25万。急忙接儿子过去一家人。

却没想到,这一切美好,居然被亲生父亲给毁了。

法庭上,父亲赵玉令依然毫无悔意,大声说道:

“我养了一个白眼狼,她该S,我不愧疚!”

(女博士赵庆香的父亲赵玉令在法庭上)


都说,虎毒不食子。

可是,为什么父亲不会如此狠心和残暴?这是一个什么家庭?

山东女博士赵庆香,生前到底经历了什么?


赵庆香,1972年出生于在山东省招远市的一个偏远小村庄里。

70年代的小村庄,男尊女卑、重男轻女的这个小村里比比皆是,赵庆香就出生于在这样一个家庭。

思想

她出生于后,当村里人给父亲赵玉令道喜时,他直言不讳地说:

“生女儿,踩着金砖上炕也不高兴;生儿子,拖着棍子要饭也快乐!”

想儿子的心,表露出。所以,他们很快怀二胎,生子了一个儿子,乐得他整天合不上嘴。在父亲看来,他终于有后了,有了传宗接代的人。

没有弟弟时,母亲对赵庆香照顾还算数周到,有了弟弟后,母亲根本顾不上流泪的赵庆香。

母亲忽略,父亲压根不喜欢她。从来都得不到对此的她,渐渐不再传达自己的感觉,将自己的内心封闭一起。

正是这些经历,造成她性格内向,不爱人说出,凡事都秘藏在心里,很少和别人诉说。

和她一起在美国求学的同学曾经发文回应,“赵庆香的性情比较内向柔弱。”

然而,父亲没有高兴多久,就找到宝贝儿子患上了癫痫病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作。

从此,父亲赵玉令开始忧虑,这孩子以后能无法娶上媳妇呢?

赵庆香长大上学后,因为内向,不怎么爱交际,一门心思都用在学习上。

她很听老师的话,忘记了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捷径。

(赵庆香读书时)


她天资聪颖,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,每次拿着奖状回去,都给父母长脸了,尤其是很威严的父亲,也不会给她个笑脸。

赵玉令因为唯一的儿子有病,在村子里总觉得矮人一头。如今女儿能替他挽回点面子,他心里是高兴的。

所以,尽管他不喜欢女孩子花钱读书,赵庆香读书他也不拦阻着。

赵庆香渴求得到父亲的关怀,于是更加努力学习。由此渐渐构成了亲近型人格,害怕别人不讨厌,从来不敢拒绝接受。

增高中后,一个月的伙食费要二三十块钱,还远比住宿费,普通的农民家庭,供一个高中生非常吃力。

村里人知道他家女儿考取了高中,都很讨厌,将来就等着吃“皇粮”吧。

赵玉令虚荣心强,好面子,架不住别人的吹捧,原本还有想供她读书的想法。

此时,他一咬牙一跺脚,接着可供女儿读书高中。


读书越多,赵庆香越明白,父母什么也帮不了她,想走进小村庄,只能靠自己。

1990年7月,赵庆香以优异的成绩,被985名校,天津市南开大学化学系入学。

消息一出来,整个村子都沸腾了。她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名牌大学的女孩。

乡亲们讨厌的目光,让父亲赵玉令走路都有点浪,他开心啊,虽然儿子有病,但女儿是真给自己长脸啊!

他高兴归高兴,还是保持父亲的威严,没展现出出对女儿的爱。

那时候,大学生包分配,考上大学就有工作了,等于端上了铁饭碗,一辈子吃穿不必恨了。

18岁的赵庆香第一次走出大山,来到天津,这是她第一次一个到这么远的地方,也是她第一次走进城市。

城市里的一切,对她来说都是那么新鲜那么有意思,她快乐又兴奋,对未来充满向往和无尽的期待。

然而,18岁的赵庆香到了大学,过得并不轻松。

尽管那时读大学,国家有补贴,学费和住宿费一年特一起一般四五百块钱,生活费一年最少要1000多块钱。

这些钱,对只靠种地可供她读书的父母来说,简直是天文数字。

懂事的赵庆香,心里压力也相当大。当她听闻大学只要成绩好可以拿奖学金时,还可以申请助学金,她就以定了目标,一定要获得奖学金。

整个大学期间,别的同学没课的时候约着出去看电影、逛街。她要么去图书馆整天自学,要么就扎进实验室不出来。


二年级以后,她开始做家教、勤工俭学赚。赚到的钱,她自己舍不得花上,攒下来都会寄往家里。

大学四年,她年年拿奖学金。整个四年,她不是在学习的路上,就是在打零工的路上。

在父母眼里,她是一个善良能赚、有出息的孩子。

只是,她从来不说道,为了获得父母的赞不绝口与表彰,她代价了多少。

就像所有善良的女孩那样,凡事都人忍受,一个人扛。

一个

她不说,父母也不问女儿对自己未来的规划,而她也不告诉父母对她有着怎样的期待。

缺乏沟通,让她和父母之间已经有了隔阂,他们都没察觉到。

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危机,从来不是突然,都是有迹可循的。

再次发生


大学校园里,赵庆香的特立独行,引起了同学魏斌的留意。

魏斌家庭条件良好,是天津本地人。当他理解赵庆香的家庭后,对她解脱怜爱之心,也没有冷落她困难,赵庆香慢慢接受了魏斌。

家里

魏斌做事有主见,性格内向有些柔弱的赵庆香,自此有了依赖。

情投意合的两个人,有着共同的志向,大四的时候,两个人都要求考研。

此时,赵庆香的父母,却满心欢喜,期盼着即将毕业的赵庆香赶快工作,赚钱养家。

何况,她弟弟已经长大成人了,该娶媳妇了,家里没这笔钱呢。

当获知赵庆香还要继续考研读研后,父亲第一个跳跃出来反对:“一个女孩子,大学毕业有一份工作已经很好了,为什么还要读书呢?”

此时,看过世界的赵庆香,她的人生目标,已经不仅仅是满足于读个好大学、有个、成婚生子。

工作

她没有听得父亲的话,她按照自己的想法,录取了研究生。

父亲赵玉令对她擅自做出考研的决定非常恼怒。但这次父女交锋,以赵玉令的失败而结束。

或许从这次开始,他对女儿有了反感。他觉得女儿不忠,不为父母考虑,家里还有一个有病的弟弟没媳妇呢!


那年,赵庆香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本校研究生。魏斌同样也考上了本校研究生。

1997年,赵庆香硕士毕业时,因为成绩优异,她取得了去美国求学的全额奖学金。

此时的赵庆香对她父母来说,就像是一只断线的风筝,想怎么飞就怎么飞,已经左右不了她了。

赵玉令想:“女儿读研没挡住,如今研究生毕业,本以为可以工作赚,没想到,她还要去留学,这姑娘不是白养了吗?”

所以,听得此消息,他压不住心中的怒火,坚决反对女儿之后去读书“洋博士”。

可这次,还是没能挡住寄居赵庆香向前赶赴的脚步。

赵庆香去美国求学的消息传遍村里,人人都羡慕他养了一个有出息的女儿。

他表面高兴,但心头总感觉有东西堵在那儿,让他极度不难受。无奈鞭长莫及,女儿离太远,他只能把这气压在心底。

此时,赵庆香不告诉,她的再一次擅自决定,让父亲深深感受到自己对于女儿的无力感。

或许那时,恨意的种子已悄悄入侵狭隘父亲的心。

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曾经说:“未被表达的情绪,永远都会消失。它们只是被活埋了,有朝一日会以更丑恶的方式爆发出来。”

悲剧此时已悄然拉开了序幕。

1997年研究生毕业后,魏斌家给两人举行了婚礼,婚礼的一切费用都由魏父母分担。

这个婚礼知道是没邀,还是因为读书博士闹得的矛盾没有找出,赵庆香的父母并没有参加女儿的婚礼。

而且,直到惨剧发生,双方父母也没有见过面。

婚礼完结后,魏斌的父母,赞助商小两口50000元学费和22000元的路费等费用。魏斌作为陪读,和赵庆香一起踏上去美国求学之路。

1998年,刚到美国不久,赵庆香意外怀孕。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,两个人还没平稳,但是既然来了,就拔着吧。

学业本身就艰巨,再加早期妊娠反应大,折腾得赵庆香身体非常虚弱,可研究的课题又无法停下来,她咬牙坚决。

为了多赚点钱,两人白天要上学,晚上还要打零工。每天来回路上就需要花费4个小时,造成她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。

此时,远在山东老家的赵玉令夫妇,并不知道女儿在异国他乡过得如此辛苦。

赵庆香的求学同学说道,她从来不提自己父母,倒是提到婆婆多些。有可能因为读钻研博,这些矛盾一直没有找出。

那年,赵玉令决定盖新房,他写信给女儿,让她寄点钱回去。


如果此时,赵庆香和父母实话实说,自己在美国过得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好,她没钱给他们,或许后来的悲剧就不会再次发生。

弗洛姆曾经说,亲近型人格的人不懂拒绝接受,这样的人即使内心“我并不是真的想答允他,只是答应样子已经成为了我生活里的一种惯性。”

但她没拒绝接受父母,也没说自己过得很拮据,还是咬牙攒够1500美金(人民币10000多块)寄给了父亲。

父母不告诉她的难处,以为她赚很更容易,家里有事就找她借钱,样子她是银行,什么时候取都有钱人。

接到钱,赵玉令很快就在村里,建起了一幢拥有两个院子的大房子,很是气派。

逢人就说是女儿给的钱,话语里充满骄傲与夸耀的味道。


1998年10月,26岁的赵庆香,在美国产下了儿子。

有了爱情的结晶,本来是该高兴的事,可赵庆香和魏斌却高兴不起来。因为要之后学业,孩子无人照料。雇人照料,他们又找不出钱,于是只好要求把孩子送回中国。

赵庆香因为怀孕生子休假,已经耽搁了研究课题,导师已经展现出恼怒,为了成功毕业,她不敢再请假。

恰好,一个留学生同学要回国,两个人托付给她把孩子送回中国,让公婆抚养。孩子刚50天,就这样被迫离开了自己的母亲。

想想都心酸,如果不是觉得没有办法,哪个母亲能忍心与这么小的孩子分离呢

好在思念的痛,没白痛,四年后的2002年,30岁的赵庆香成功毕业,获得博士学位并成功地找到工作,年薪6万多美元。

那时候的汇率,美元人民币是1:8.27。

这样算下来,赵庆香博士毕业后,年薪在50万人民币左右。

终于,这个从穷困小村庄走进的女孩,凭借自己的一腔孤勇和爱人的陪伴下,在美国站稳脚跟。

魏斌也取得计算机硕士学位,聘为于当地的一家计算机软件处置公司,年薪3多万美元,那时候折合人民币25万元左右。

(赵庆香夫妻俩)


生活稍有点稳定,他们就想着把孩子赶紧接到自己身边。于是两个人回国,为了省钱,还特地转到加拿大飞回来。

2002年3月18日,先到天津婆婆家,公婆照料孩子这几年,他俩没给过一分钱。

这次回来,赵庆香就和魏斌商量,给公婆10000美金,值得一提心意。

和公婆团聚四天,他们买好火车票,准备带着儿子去山东赵庆香家。

赵庆香的父母,也特意叮嘱一定要带着孩子回去。

然而,天不遂人愿。

临上火车前,孩子告诉要和爷爷奶奶分开,哭闹个不停。

毕竟不少见父母,还是有点生疏,两人不忍心看着孩子大哭,就把孩子留给爷爷奶奶了。

不带孩子只是临时要求,不料这个要求,却让父女间的误会更加浅了。


自从告诉女儿女婿要回来的那天,赵玉令就十分快乐,村里逢人便说道女儿女婿要带孩子回去。

结果见女儿女婿没带外孙回去,赵玉令表面上云淡风轻,但心结又减轻了。

他多想了:“女婿这是轻视农村人啊,不愿意让孩子来农村见我们,最让他沮丧的是,女儿竟然默许这样的事再次发生,他觉得女儿探亲这几年也变了。”

恩怨越系越多,误会也越来越浅。

赵庆香给了父母1000美金,又给了弟弟600美金治病钱。

赵玉令看到这些钱,脸上没喜悦之情,给儿子治病外面还欠8000块钱,这点钱还了,也就没剩多少了。

有天,父亲和赵庆香闲聊时,问女儿能不能回中国来工作。

赵庆香说道自己在美国已经找到工作了,条件不错,年薪6万美金,还有各种福利,她奋斗了这么多年才获得这些,不舍退出。

赵玉令闻女儿没回去的打算,就和她聊起儿子的事。


小儿子已经28了,因为生病,换回了好几个工作,也一直嫁给不上媳妇,这次好不容易有个姑娘不冷落他,但人家有个条件,必须在县城里买房才成婚。

父亲赵玉令希望女儿赵庆香,先拿3000美金出来,给弟弟买房。

他说,“你弟弟能嫁给上媳妇,我和你妈也就没有心事了。我杨家了,也弄不来钱去买房子,现在就确信你老大他了,不然他这辈子就得打光棍。”

赵庆香左右为难,她是真想让弟弟出个家,有人照顾,父母也省心。然而她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她只好和父亲实话实说:

你现在让我拿钱,我真拿不出来。我和魏斌都刚开始工作,没积蓄。
这次回来,给魏斌父母10000美金,再加往返的费用花上了不少。
还要带孩子回美国,去幼儿园还要花钱。缓缓,过一段时间我一定给你邮钱回来。

赵庆香并没有掩饰给公婆的钱,她不告诉,这件事性刺激了早就对她有深深误会的父亲。

赵玉令一听得,立刻火气冲天:

买房的事不能推迟!可供你上大学,就是让你给家里做到贡献的!
要不,我那么艰辛供你上大学干什么?你啥也帮不上,要你做到什么?

赵庆香听父亲这样说自己,内心很无奈。

看看自己这些年,艰辛熬过的每一天,不就是为了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吗?不然家里哪来的钱寄居这么好的房子?父亲却还嫌弃自己不拜托,于是不禁和父亲叫醒了起来。


父亲赵玉令和女儿讲没谈成,那就和女婿魏斌说,没想到这个要求,魏斌也给拒绝了。

因为魏斌自从和赵庆香爱情后,凡事他一直参与其中,他理解妻子对这个家的付出有多少。

并且,魏斌还说道:“你是长辈,但不是皇帝。要钱是你的心愿,但能不能实现,你说了远比。”

赵玉令对这个女婿,本就一肚子怒火,女儿自从和他恋爱后,一次又一次做出和自己意见不合的决定,不让读研她读书,不想出国留学,魏斌家出钱,女儿敢和他顶嘴,和魏斌脱离不了干系。

魏斌的参与,无疑是火上浇油,一家人吵不可开交。

赵玉令此时心中积累的怨气,已超过了顶点,他必须一个方式宣泄出来。


3月26日,假期快要完结了,赵庆香和魏斌早早订好了回天津的机票,然后带着孩子就返美国了。

赵玉令眼见着女儿就要离他远去,儿子的房钱还没有着落,他让妻子再去问问女儿,这钱到底给不给。

闻母亲欲言又止的样子,赵庆香就明白了。她不怪母亲,她知道母亲的难处。

她流着泪说,我真的没办法了,真的没那么多钱,等回来后,赚钱了一定给你们寄回去。

赵玉令最后的希望破灭了。这几年发生的事,在他脑海里一幕幕仿佛:

女儿自从上了大学,就瓦解了自己的掌控,越来越不听自己的话。

想见孩子不给见,想要钱不给,自己的亲弟弟都不老大,倒是给婆婆那么多钱!自己省吃俭用供她上学,如今还不如一个外人!而她这一走,自己猴年马月也见不着她了,有她和没她有啥区别?

又一想要,房子卖不上,这媳妇登录娶不上了,传宗接代的事儿也完不成了!自己艰辛这大辈子,往后的日子也没啥盼头了!

越想越气,越想越觉得是女儿对不起自己。

一读成佛,一念作魔。

本性往往就在间。

一读

3月26日下午3时,他拿起一把斧头,砍向了自己的女儿和女婿……


赵庆香,18岁离家以后,又在国内国外求学路上奔走十几年,终于有所成就,仅仅因为没了事,就惨死在父亲的斧头之下,这个惨剧太让人无法拒绝接受了!

当年的资料表明,死后的她,身上不足1000美金。那一年,她才30岁,幸福的人生,就此戛然而止。

惨案再次发生后,因犯罪手段残忍,致两人死亡的严重后果,社会影响恶劣,赵玉令被判处死刑,立即继续执行。

阿德勒曾说道,幸运地的人,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,意外的人,一生都在医治童年。

赵庆香的悲剧,和她的原生家庭有着必要的关系,即使读到博士,已经成婚,父母还在“抽血”。

赵庆香身上发生的事,期望能让我们引以为戒:

第一,做事要有自己的底线。

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,任何事不要一味纵容,一味迁就,要确切底线,学会说不。

没底线的代价,只会喂大别人的胃,等你符合不了的那一刻,就会出有大事。

有些人根本不会解读别人的难处,他们斤斤计较,如果你对他好100次,结果只要有一次稍微出点差错,他就完全翻脸不认人。

对于这样心胸狭隘的人,请求尽早远离。

第二,学会保护好隐私,很最重要。

一旦成年,有了自己的家庭,就不要全盘告诉原生家庭父母自己的经济情况,要懂留一线,以免多子女家庭的父母想要太多。

要知道,人性经不起考验,金钱和利益面前,唯有小心谨慎,才能驶得万年船。

另外,尽量不要和别人再次发生言语冲突,不要激怒对方,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。关键时刻,安全第一,保命无非。

第三,拒绝做到“扶弟魔”,拒绝接受愚孝。

尤其是农村女孩,不要任由父母榨取。有些父母很倔强,认为女儿只是摇钱树。

如果面对这样的父母,还是心地善良软弱,只会纵容恶进一步发生。

很多重男轻女的家庭出生于、并有一定出息的女孩,骨子里指出帮扶兄弟姐妹是一种责任,实际上,都是父母灌输的毒鸡汤。

其实每一个人的生活都不容易,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,都是辛辛苦苦努力奋斗出来的血汗钱。

老大你,是那一种情分;不,那也是有自己的难言之隐,还请多多解读。

感恩

帮你

没有谁天生就有义务去无条件帮助别人。

从走进原生家庭的那一刻开始,谁都是独立国家的个体。

唯有你自己,才是你自己的救世主。

  • 热点信息
  • 资讯信息